返回 排行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秋战国风云录之拜见孔子 第4章 阳虎劝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待孔子回来,时北辰将消息告诉了孔子,孔子微微摇头,说道:“阳虎近来权势极大,鲁国之政在季氏,季氏之政则在阳虎,此正所谓礼坏乐崩。天下无道则圣人隐,吾虽好学不倦,却生不逢时,故不愿仕。”

    时北辰反驳道:“夫子,我听说顺天命者,当待时而后动。今日阳虎乃鲁国之重臣,他却唯独想要招揽身为庶民的夫子您,这是我不求富贵而富贵自来!既然不是自己想要求富贵,夫子又何必推辞?”

    孔子摇摇头,说道:“子来,我告诉你。所谓天命,必穷达以时,故富贵在天,死生有命。然而,天下有道,则庶民不议,天下有道,则圣人出。今日鲁国无道久矣,我不能不议,却可以不出。况且,陪臣执国命,我若出仕,未必不死于非命。弦歌颂诗不断,乐天好学不倦,我又何求于仕?”

    时北辰不再言语,他已明了,阳虎在鲁国如今唯独看得上眼的,不过是身为庶民的孔子。阳虎屡次三番希望见到孔子,孔子皆推脱不愿相见,这样久了恐怕未必是好事,因为阳虎如今掌握鲁国真正大权,若是哪天恼恨,自己和老师一干人等必然看不到以后的太阳。但对孔子的坚持,时北辰也苦无办法。不过他晓得,阳虎这个人很快就要说动孔子入仕了。

    果然,阳虎通过馈赠礼物的方式迫使孔子不得不去回礼。跟在孔子身后的时北辰晓得,阳虎已经办完公务在回家的路上,孔子遇到阳虎可说是必然的事情。果然,结果如时北辰所料,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阳虎身边还跟了三个人。其中两人,面目凶狠,身体极为壮实,瞪人一眼,时北辰的心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

    “夫子,今日既然得闲,不妨同我的三个家臣比试一下!”阳虎一边说着,一边对时北辰笑道,“小子,听说你很识得时务?”

    时北辰两腿早已不听使唤哆嗦个不停,现在阳虎一说话,声若雷霆,时北辰几乎蹦起来,忙答道:“若夫子同意,我必当随侍左右!”

    阳虎点点头,示意时北辰过来。大喜之下,时北辰便走了过去,不料阳虎突然伸出右手将时北辰整个人举过头顶,之后看着孔子笑着说道:“夫子若想离开,还请随意,这个人我就收下了。”

    此刻时北辰脸色吓得发白,脑子里一阵眩晕,虽然他想要呼救,却不好意思开口,毕竟刚才犹如一只哈巴狗一般对着权势摇尾乞怜,自己才落到此种地步。不过,就在他后悔交加时,却陡然觉得身体一晃,朦胧之中双脚已然踩到了地上,而阳虎此刻正目瞪口呆的瞧着孔子。

    “我同意比试!”

    此话一出,旁边一凶神恶煞的家臣骤然说道:“我认输,若是阳虎大人都不能胜您,我又岂敢不自量力?”

    时北辰虽然不清楚刚才老师怎么救下的自己,但清楚与老师身高几乎相当,并以武力和文智名动天下的阳虎在武力上已经输了。不过,阳虎的家臣说这种话,岂不是找死?因为明显触到了阳虎的痛处。奇怪的是阳虎似乎毫不介意,时北辰心里叹道,不愧是一代枭雄,输赢毫不放在心上。

    除了方才的认输者在气力上胜过了齐国大力士,余下两人也分别以御和射战胜了齐国的勇士,如今比试技艺,时北辰不由担心起老师来,因为老师所教导的射箭从没杀过人,而据阳虎所言,这两位驾车和射箭的高手都有着丰富的战场经验。

    面对箭靶,对方一上来就命中红心并将之射穿,孔子则弯弓搭箭,连续九支箭矢皆从红心穿出。阳虎家臣没有迟疑,迅即认输。最后一位家臣试图比较驾车技术时,也被阳虎拦了下来。

    “夫子如此精湛的技术,却为何甘愿藏于民间?眼见天下无道,战争久伐,而民人支离。礼乐不足用,刑罚亦不中,夫子何不为鲁出力,为民争善以求其自立?”阳虎神色有些激愤,待平复之后又说到,“夫子身怀重宝而任由鲁邦的政治乌烟瘴气下去,民人生活日渐艰难,这能说符合您平日里对学生教导的仁吗?”

    孔子听到这些话,眼神里似乎有一些迷惘,原本打定主意不出仕的他,在四十七岁的今天当如何决断呢?

    “夫子平日里又屡屡议论国家政事,难道不是想要让鲁国变得更加美好?但行动上,却始终洁身自好,这样不断的丧失参政的机会,又如何去改革我们的国家呢?所以,夫子如果不断隐而不仕,就不能称得上智慧!”

    看着孔子的神色,阳虎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事实上,阳虎未必不关心鲁国的强盛,也未必不管不顾民人的的死活,但他是一个枭雄,枭雄的特点就是,一旦自身的利益和民人、国家的利益对立起来,即使牺牲他人,以致于牺牲整个国家,也在所不惜。时北辰不由想到自己在面临这个两难困境时的选择,自己会牺牲他人吗?但他很快就甩开了这个念头,因为他就是在做牺牲他人成全自己的任务。

    “太阳和月亮不断升起,却又不断落下,时间飞逝,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停下来为我们驻足。夫子如今四十七岁了仍旧不愿做官,那想等什么时候来改革鲁国,改变天下?”阳虎最后又补了一刀。

    孔子最终点点头,表示应允了阳虎的说辞。时北辰晓得,过不了几年,孔子在鲁国的地位就接近巅峰状态,阳虎则将失去他原本独一无二炙手可热的权势。

    待孔子离开后,阳虎怅然而若有所失。鲁国的大政早已由三桓之一的季氏把控,鲁君之死,也可说是间接为季氏所杀。阳虎曾经想过,他必须攫取这个国家最大的权力,只有如此,他才能得到改变这个国家的机会。

    可惜的是,当他一步一步的站稳脚跟,将那些小人都踩在脚下,甚至最终连季氏都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时,却失去了诸多的自我。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意气风发,到了改革时,自己却总是投鼠忌器。也正因此,他终于理解了季氏的难处,却又始终不愿承认自己变成了季桓子。

    阳虎曾经奚落过年少时期的孔子,如今却又不得不借助这个自己曾经树立起来的对手,他知道,论实力,自己远非孔子的敌手,但是,自己拥有滔天的权势。只要自己把握住这个位置牢牢的不放松,就没有人能够打败自己,此外,通过民人国家天下来说动孔子出仕,那么孔子也只能在自己手下进行改革。这样做,既对自己的权势无妨碍,又能实现自己改变鲁国的心愿。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