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秋战国风云录之拜见孔子 第6章 掣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北辰追上柳青之后,见柳青一言不发,就说道:“我怕阳虎很快就要采取行动!”

    “对叔孙氏?”柳青瞥了一眼时北辰,幽幽的问到。

    时北辰点点头,心里隐隐有些担心。如果叔孙氏被灭,三家互为掣肘的微妙境况就将被打破。以季氏的实力,再除掉孟氏想必也不成问题,如此一来,鲁国必危!但这些念头仅仅一闪而过,对时北辰而言,无国亦无家可言,尤其是现在的鲁国。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过是柳青的安危,或许,还有老师和一干师兄弟们。

    怎么办?我是不是需要告诉老师,我们一起想办法阻止季氏和阳虎接下来可能的行为?时北辰心里不断盘算着,连柳青的呼喊声也没听到。待反应过来时,才看到不远处正站着两个铁塔般的壮汉,不正是上次看到的阳虎的手下吗?

    惴惴不安中,时北辰跟随两人来到了阳虎的处所,那两人倒也很客气,没有刁难时北辰和柳青。见到阳虎后,时北辰问道:“夫子何事?”。

    阳虎一脸严肃的看着时北辰问道:“叔孙氏该不该除掉?”

    时北辰还未开口,一旁的柳青就说道:“该除掉!”

    这下不但时北辰愣住,连阳虎也颇为惊讶,忙问何故。柳青嘴角微扬,说道:“叔孙氏除掉以后,夫子便可代替叔孙氏成为三桓了!”

    阳虎听后默然不语,他晓得了柳青的意思。如果现在自己有所动作,势必会引发季氏和孟氏的联合,虽然自己现在手握鲁国大政,却依旧不能轻视季氏和孟氏的困兽之斗。但阳虎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放过叔孙氏,便问道:“虽然海纳百川,却未必没有川流干涸,我为何要放弃这个时机呢?”

    时北辰骤然说道:“夫子请放心,不出三日,叔孙氏必然亲自上门道歉请罪!”

    阳虎眯着眼瞪了一会儿时北辰,突然纵声大笑,对着二人说道:“你这个兄长卑躬屈膝,妹妹却宁折不屈。好,只要你们能办成这件事,我就放过他们!”

    出来阳虎的庭院,时北辰悄声说道:“柳青,看来阳虎一开始就没打算杀掉叔孙氏,而是想利用我们来达成他压制叔孙氏的目的!”

    “他来找我们,大概是清楚老师不愿见他,就利用我们来作棋子。以老师的威望,阳虎虽然不敢公然威逼利诱,暗地里,却能通过控制我们来迫使老师做出决定!”

    时北辰知道柳青说得没错,但当务之急,还是需要尽快找到老师进行商量不可。不过,回到老师的住处时,却听几位同门说老师已经给叔孙氏请了过去。两人不由大惊失色,看来叔孙氏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意图,准备下手了!

    待时北辰和柳青赶到叔孙氏处时,才发现不过是虚惊一场。原来,叔孙氏的手下得到消息,说阳虎已经识破叔孙氏的计谋,正准备有所行动。叔孙氏一听,不由冷汗直流,忙去请孔子过来,试图让他帮自己在阳虎面前说说好话。此刻柳青和时北辰刚从阳虎那里回来,便将所见所闻说了给叔孙氏和老师听。恰好子贡也在场,大家决定最后通过子贡来说服阳虎。

    子贡果然不负众望,不但免去了叔孙氏的登门道歉,还拿到了阳虎的和解书。叔孙氏大喜过望之下,对孔子师徒颇为感激,赠与了不少钱物,末了又对孔子说到:“吾子之武力绝伦,弟子子路有大将之材,何不共同率领军队建立赫赫战功?”

    孔子笑到:“我于军旅之事并不擅长,所谓气力,不过是乡人的吹捧。夫子不必多言,我整理诗书礼乐,又有众多聪明的学生,可说足矣。”

    叔孙氏叹了口气,似乎在为孔子师徒赶到惋惜,但道不同不相为谋,孔子不会接受叔孙氏的建议,叔孙氏也不可能放弃对于权势的争夺而尊重鲁君,爱民敬贤。

    此事过去后,鲁国的权力之争逐渐进入白热化,阳虎的势力一天强过一天。就在柳青和时北辰为了任务是否还要继续而迷惘时,突然发生了一起刺杀事件。当天,孔子和子贡等人游山归来,被两个黑色装束的人袭击,幸运的是并无人受伤,可惜,两个刺客最终也逃之夭夭。

    听到子贡描述的服装样式,柳青和时北辰不由对视一眼,他们很清楚,来者应为黄先生所派出的杀手。但为何这些人到现在才行动?柳青百思不得其解。末了,时北辰询问柳青,何不找机会见见这些人,说不定已经有可以回去的方法了。

    果然,说曹操曹操就到,第二次刺杀发生时,屋内只有柳青和时北辰在。那杀手二人为一男一女,约莫二十多岁的样子,柳青通报了自己和时北辰的工号以后,两个杀手暂停了手上的任务,只不过,他们的神色似乎极为惊讶。

    “我是绿满,这位是我妹妹蓝调”,介绍完自己二人,绿满好奇的问道:“你们怎么还活着?另外,您就是柳青阁下?”

    柳青和时北辰听到对方语气带着怀疑,便点点头,由柳青进行了解释,包括自己二人遇到的时空乱流等情况。蓝调叹了口气,说道:“你们遇到的时空乱流其实是我们的时代所进行的时间机器的调试活动,我们也是实验后,才发现可能为你们带来灾难性后果。”

    柳青有些不解,问道:“难道你们并非尾随我们而来?”

    蓝调摇摇头,说道:“在我们那个年代,恐怕您已经成了含饴弄孙的老奶奶——的祖母了!”

    原本以为自己和蓝调相差不过是奶奶和年轻人的岁数,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奶奶的奶奶。时北辰也是一愣,有些好奇:“这么说来,我们的年龄差了有一个世纪还多?”

    蓝调看着时北辰,愣了半晌才回到:“看来您就是我们教科书上的A了。”

    时北辰听的一脸茫然:“没有我名字吗?”

    “您就知足常乐吧!我同学们都以炮灰称呼您的!”蓝调说完竟然呵呵的笑了起来。

    时北辰听得心头火起,怒斥道:“胡说八道!黄先生找到我的时候,可说我是万中挑一不可多得的人才!”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