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秋战国风云录之拜见孔子 第7章 任务重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任首领吗?”蓝调笑道,“教科书就是他做的主编!”

    时北辰听完差点气晕过去,但柳青知道事情的真相远超过了自己所了解的范围,就问道:“你是说我爷爷为第三任首领?而你们来自于一个世纪以后?”

    蓝调这才正色道:“没错!第三任首领之后,我们的组织不断发展,具体——你们就暂且别问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同心协力完成任务!”

    柳青想了想,继续问道:“等等,先告诉我为何时光机器用了那么久才又研制出来?”

    这次连绿满都很好奇,说道:“难道您不晓得您祖父的时光机器也是我们所提供的?看来您刚才的表现不是伪装,而是确实不清楚我们的存在!”

    柳青还想问,却听到外面传来声音,绿满和蓝调对视一眼,点点头后对柳青和时北辰说道:“明天早上去这个地点等我们,一起商量如何行动。”

    说完,两人窜到屋后,再没了声响。柳青忙将信件藏在衣服内,和时北辰对视一眼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时北辰知道,柳青的内心现在肯定和自己一样受到了煎熬。如今的他们,是否还能坚定不移的贯彻任务?另外,这是不是回到未来的一个机会呢?柳青又作何打算?从平日的接触来看,柳青非常尊重她的祖父。虽然时北辰不晓得是什么原因真正导致了柳青逐渐放弃任务,但现在新的杀手的到来,很可能会让柳青和自己处于两难之中。

    两人一夜无眠,第二天起了个早,来到对方商定的地点。赶到时,绿满和蓝调已经在等待时北辰和柳青了。

    “你们什么时候见到了我祖父?”柳青用手卷着长发,看似不经意的询问道。

    蓝调浅笑露出梨涡,俏皮的翻了个白眼,说道:“其实我们并没有回答你们的意思,因为嘛——我们只是想除掉叛徒!”

    时北辰眼见二人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忙挡在柳青身前急切的说道:“我们并没有叛变!只是需要静待时机,凭我们两人,很难用武力杀掉老师!”

    “呦呦呦,怪不得呢——原来已经作了暗杀对象的学生”,蓝调冷哼一声,将手中的匕首紧了紧,继续道,“昨天我们只是试探一下,看看你们会不会通知我们的暗杀对象。”

    “现在你们已经看到了结果,我们根本没有放弃任务!”时北辰吁了口气,心道这兄妹俩真不好对付。

    “呵呵,重点不在这里,在我们的教科书里面,你们作为伟大的牺牲者而出现,是我们的英雄和楷模。但是,我们亲自来到这里,眼见你们并未死去,而且这么久都没有行动,就意味着你们已经是叛徒了!”蓝调并不理会时北辰,第一个袭击的对象就是他。

    蓝调对自己很有自信,但几乎是一瞬间,她就被时北辰抓住了手腕并夺走武器。一旁的绿满看到后,也冲过来挥拳提膝,却硬是被时北辰压制的无法一展身手。当两人最终被制服,时北辰冷笑着说:“你们连我都打不过,还能杀人?我告诉你们,柳青比我更厉害,阳虎的手下我也不是对手,至于阳虎,我奉劝你们不要和他对抗!否则,只能是肉包子打狗!至于老师,我亲眼看见过他和阳虎对抗,虽然没看清楚,但至少不会输给阳虎!”

    蓝调气不过,冷哼一声,说道:“那你就心甘情愿放弃任务?我们暗杀者,本就是知难而上,哪像你这么个怂包?”

    “哼哼,我个怂包也能把你打得满头是包!不要大言不惭了,先告诉我们,这次的时光机器是单程还是往返?”时北辰敲了蓝调的脑门一下,气得后者破口大骂。

    一旁的绿满突然哈哈大笑,前仰后合,差点笑岔气。时北辰和柳青莫名其妙的看着绿满,问道:“你笑什么?”

    绿满又笑了半天,才慢吞吞的说道:“我看见有人被敲脑门,就忍不住想笑。”

    时北辰一听,转而敲了绿满几下,没想到原本止住笑声的绿满又放声大笑起来,把时北辰和柳青也逗乐了。

    “哥,你能不能小点声?对了,我们这次当然是往返票,不过不告诉你们地址在哪!”说完,蓝调把小脑袋扭向一边,噘着嘴兀自生着闷气。

    “你们这些废物杀手啊!”时北辰不屑的扫了一眼蓝调,转身看了看沉默的柳青,顿时心头一紧。如果回到未来,黄先生还会把孙女嫁给自己吗?

    最后,时北辰和柳青决定放了蓝调和绿满,他们清楚,这两个人不达目的就不会罢休,那么,自己二人还有时间思考时光机器的问题。柳青的担心,主要在于没有完成任务,该如何向祖父交代。而时北辰,则是忧心以后会失去柳青,事实上,他完全不在乎能否回得去,甚至此刻,他一点也不希望柳青说出回去两个字。

    回到住所,天已大亮,今天还要读《诗经》,又要训练射箭和驾车,课程安排有点多,所以两人也就不敢耽搁。之后几天时间,蓝调和绿满倒是安静了不少。

    这一日,突然有人来请柳青和时北辰过去,原来是南宫敬叔。这个南宫敬叔在后世的史学之中,曾被提到帮孔子请于鲁君至周观礼,但这不过是后人的虚构。因为按照可被观测到的日食记载来看,南宫敬叔请于鲁君时尚年幼。而他父亲死前嘱咐他们兄弟俩当孔子的学生,却是南宫敬叔兄弟俩十三岁时。

    说起南宫敬叔,就不能不提一提他的父亲孟僖子。孟僖子贵为鲁国三桓之一,乃世卿大族,本不可不知礼。可惜当年他做礼相时随着鲁君出访,从郑国到楚国,一路上几国君臣问礼为事,都茫然无措不能对答。众人本以为鲁国乃周公之后,为礼乐刑罚之中心,结果礼相竟然一问三不知!所以,此次出访以后,孟僖子遂成诸侯国贵族嘲讽取笑的对象。孟僖子回过以后也是郁郁寡欢,这不仅仅是他自己的耻辱,同时也是三桓的耻辱,更是鲁国的耻辱——原本贵为礼乐中心,如今却被人发现根本名不副实!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