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秋战国风云录之拜见孔子 第9章 何不从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柳青也晓得,如今自己和时北辰已经三十有余,早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主要是自己二人坚持不婚不娶,这才一直单身至于现在。虽然说有时间乱流和微型时间机器的影响,但未曾经历过的那些记忆却深深刻在了脑子里,仿佛真的过了十多年一样。

    时北辰偷偷瞥了柳青一眼,见对方不说话,便打趣道:“我暂且不愿结婚,恐怕柳青和我想的一样,所谓婚姻,正基于你情我愿,时间不到,时间不到。”

    一旁的柳青心里一甜,却不说破,只是面如春风。最后二人拜别南宫敬叔,又同去见了孔子,见面后,老师一如往常,询问所学内容,又要求两人射箭、驾车。此时正巧有人经过,那人驻足看了一会儿,便询问时北辰二人:“你们老师为何不出仕?整日隐居于此,学习诗书礼乐,又驾车御马,操练箭术,既然不从政,学习这些又有什么用?”

    时北辰被问得一愣,不知如何作答。这时,孔子突然走了过来,说道:“《尚书》不是说过,能孝敬父母,友爱兄弟,把它推广而放在政治上面,同样也是在政事之中,为什么一样要说进入仕途才算是为政呢?”

    柳青又说道:“今日天下无道,礼坏乐崩,鲁国之政,不合于礼乐已经很久了。当政者既然不合于礼乐政治,便时刻考虑着盘剥民力,与民争利,这样岂能叫做为政?故我老师爱护兄弟,亲近亲戚,又培养大批君子,其中有不愿进入仕途者,有愿出仕而为功名者,也有纯为天下民人考虑者,又怎么能说不是为政呢?”

    来人笑着说道:“若如此便可拯救鲁人于水火之中,拯救天下于无道之中,则鲁与天下又何至于礼崩乐坏?你这女孩,说话倒是简单。”

    时北辰摇摇头,反问道:“子身为三桓家臣,虽有廉洁之名声,但坐视三桓权势日益广大而不能禁止。现在,阳虎本是家臣,却成为了大夫,又垄断季氏大权,连孟氏与叔孙氏亦不敢违背阳虎的意愿。子虽为政,却能奈何?”

    此话一出,来人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自己本有报国之志,怎奈大权旁落于三桓之手,后季氏大权又旁落于阳虎之手。如今,若听命于阳虎,则违背自己的志向,若不听从阳虎,自己则有性命之忧。其实今日来此,他是想劝孔子出仕,以解救鲁国于危难之中。但他不知道,一个鲁国虽然不大,却想单凭身为庶人的孔子来压制阳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之后,来人说出了自己的忧虑,孔子不由叹了口气,说道:“阳虎之祸,恐怕不远了。”

    回到家里,时北辰问柳青:“这些历史我们都清楚,你说,时光机器是不是命中注定,让我们来改变一些东西的?”

    柳青摇摇头说道:“根据经验,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改变为好,即使改变了历史,结果也未必会改变。”

    “不对,那是因为我们只是历史的读者,我们以为历史无法改变,或者说没有必要去改变。但是,现在我们已经从未来回到了过去,回到了春秋末,我们根本不清楚自己还能不能回去。那么,春秋末期就是我们的‘当下’,我们已经参与进来历史之中,那为什么不能凭借我们的双手去改变历史呢?”时北辰似乎打定了主意,决心改变历史记录。

    柳青笑了笑,问道:“你想如何改变?”

    时北辰双眼放出了光芒,缓缓说道:“过不了多久,阳虎出逃齐国,公山不狃就会据费地叛乱,不如我们到时候力劝老师去见公山不狃如何?”

    “那我们该如何应付子路和其他同门师兄弟的不满情绪?”柳青有些生气,在她心里,历史是不能改变的。因为她无法确定,一个微小的变化会给后世造成好还是坏的变化,这种变化是大是小,又或者所有的努力最终仍旧改变不了历史的结局,可以说,这些都是她无法确定,也难以承担的责任。

    时北辰虽然一如既往的爱着柳青,但他希望能做一番改变,因为他不希望老师将来不得不去周游列国,困于陈、蔡,何况,那些来自未来的杀手们,虽然作为第二批人员的蓝调和绿满已经被南宫敬叔抓捕,但后续一定还有其他人。将来的杀手们,也一定越来越有准备,成功的几率也必然越来越大。从他们将自己和柳青视为叛徒来看,自己二人也可谓为亡命之徒了。既然如此,又何必畏缩不前?

    身为大丈夫,就和老师一起,从公山不狃入手,夺取鲁国的军事力量,最终压制三桓,给鲁国百姓以仁义与生存之道,从而使得鲁国称霸天下。或许,秦灭六国的历史也可能得到根本的改变!为什么不能是我时北辰和我的师兄弟同门,以及老师一起来打败诸国?

    此刻的时北辰,已经近于疯狂,他觉得自己需要强大的实力来保证自己和柳青的安全,尤其是自己的老师和那些有趣的同门师兄弟。可惜,现在的时北辰却不晓得,他的这个决定在后来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影响,甚至,最终他不得不回过头来改变刺杀的对象。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再回到柳青,她本是个女孩,现在已经是个三十还要多一点的女人了,虽然还没嫁人,却知道时北辰或是自己很好的归宿。但她仍旧忘不掉自己的祖父,因为父母双亡后,正是祖父辛辛苦苦把她养大。当时她的祖父还仅仅靠着捡拾垃圾为生,据说以前祖父还上过学并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却因为得罪了一些当地权贵而被迫辞去了教师职务。没有了生活来源,祖父就只能外出捡拾垃圾养活自己和孙女,这样的生活一直从柳青六岁父母双亡持续到她十二岁跳级进入高中上学为止。

    从那时起,祖父的生活骤然宽裕起来,并成了某个协会的会长。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