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秋战国风云录之拜见孔子 第75章 刚柔并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后,太公和夫人一起离开,翻越梁山,在岐山脚下建立了新的城邑。豳地的百姓为太公的离开而伤感,为将要到来的翟人而感到厌恶,他们说:‘这是一位对百姓仁德的君王,我们不能失去他!’因此,人们追随着太王的脚步,翻山越岭,像赶集一样纷纷离开了自己的居所。”

    “因此,就像是上天帮助周朝,百姓与周的关系日益亲密,而与殷越发的离心离德。像这样的仁德,却不能统治天下,是不可能的事情。武庚怎么可能欺侮周?《郑风》说:‘手握缰绳如同编织丝带,两旁的马儿奔驰像舞蹈!’”

    “作这首诗的人非常懂得为政的道理。编织丝带,这头汇聚着稀疏的丝缕,那头却编织成了各色锦绣花纹。这是在说近处有所行动,就能影响到很远的地方。掌握这个办法来治理国家,怎么能不化育天下?”

    听完老师的话,子路跪坐着拜了拜身子,他知道,自己身为浦宰,以后不能再陪着老师周游他国了。用《诗》的言论来教自己治理浦地的方法,恐怕是老师离开卫国前最后的忠告了!

    突然,子路想起来昨日有人到自己这里打官司,原因是一块闲田处在两家中央,以致于两家人为了这块闲田的归属权产生了争议。老师以前在鲁国做过大司寇(大法官),也制定过礼和刑,对这个问题应该会有些有益的看法。

    于是,子路说:“夫子,昨日有人来讼其邻人,因由是二人争彼此田地中间的一处闲田,您看怎么解决?”

    孔子答道:“我先来给你讲个故事。”

    子路道:“愿闻其详。”

    孔子接着说道:“虞和芮这两个国家因为争夺田地的归属权而不断诉讼,过了许多年,都无法得到令两国彼此都满意的判决。他们最后不得已,就说:‘都说西伯是有仁德的人,我们为什么不去请他来主持公道?’当他们进入西伯直接管辖的地区,立即就看到耕地的人相互推让田界,走路的人相互给对方让道;到了西伯的朝廷,又看到士人互相推让做大夫,大夫彼此推让做卿。”

    “虞和芮这两个国家的国君看到此情此景,感叹道:‘我们真是小人啊,怎么能踏进君子的朝堂呢?’于是,两个人彼此推让,最后回到了自己的国家,把那块具有争议性的田地当作闲置的田地去对待。”

    “从这件事来看,文王之德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无需使用国家制定的法令,人们就能够顺从;不需要进行口头上的教化,人们就能达到好的德行,这真是至高无上的境界!”

    子路听完老师的话,一时没有理解意思,便沉默不语,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立即跳起来反驳或争辩。但这时候,他知道老师绝不仅仅是要他用文王之德而废弃浦地的法律。所以,他猜测老师还有下文。

    果然,孔子说道:“郑国的子产最近过世了,我很伤心。”

    子路点点头:“您为子产叹息流泪的那天弟子也在。”

    孔子问道:“仲由你还记得我当时说过的话吗?”

    子路再次点头。

    郑国的子产几个月前得了重病,于是对子大叔说:“我死后,您必定主政。只有道德高尚的人能够用宽厚的法令使民众服从,其次,没有比刚猛的法令更有效的措施了。就像烈火一样,人们看见就会害怕它,所以很少有死在其中的。但你看水,它非常柔弱,人们因此常常忽视它,以致于死在水中的人很多。所以,宽厚的法令比较难施行。”

    交代完子大叔,仅仅过了几个月子产就过世了。

    大叔执政,不忍心用刚猛的法令,因此施行了宽柔的法令政策。郑国没多久就出现了很多盗贼,他们从沼泽地招集手下。大叔见到这种结局非常后悔,说:“我早听从夫子的话,就不会到这种地步了!”

    于是,子大叔发兵前去攻打沼地的盗贼,将他们全部杀死,强盗的暴行才渐渐被遏止。

    子路记得,自己老师当时对此事作了评价:“子产说得好啊!法令政策宽厚,人就会怠慢,人们一旦怠慢,就不得不用刚猛的法令政策来进行纠正。法令政策刚猛,普通人就受到伤害,人们受了伤害,就应该立即施与他们宽厚的政策。用宽容来调和刚猛,用刚猛来补充宽容,国家政治才能调和。”

    “《诗经》中说:‘民众劳累,差不多可以休息了;赐予城中的民众恩惠,用来安抚四方之人。’这就是在说要施与民众以宽厚啊!‘不要放纵奸诈和恶行,这是用来防范邪恶,遏止盗贼的肆虐,恶毒是不害怕美好的。’这是说要用刚猛来纠正。‘宽容柔和的对待远方的民众,能够使大家亲近,这样来稳定我们的国家。’这是用和缓的政策来使民众平安祥和。还有《诗》说:‘不争斗不急躁,不刚猛不柔弱,实施政策平和,所有的福祉汇集过来。’这是和平的极致。”

    想到这里,子路似乎明白了老师的意图:“夫子,您是希望我用公正的心去执行刑罚,来断绝这次的案件。并且,您希望我以后能向文王去学习,用自身的德行来对百姓作出表率,让他们能跟随我的行为而行动,而非我去下令,或者自己动动嘴,就想让老百姓走上正途。”

    孔子点头表示同意:“文王之德虽美且善,但这不是现在的你所能达到的境界。因此,谨遵于礼,公正刑罚,不宽不猛,宽猛并济,听之以行而勿听之以言,务必要成为你今后执政的方法。”

    子路点头称是。

    第二天,卫君来找孔子,希望后者可以陪同自己出游。孔子倒是有些惊讶,他的学生们也议论纷纷,认为卫君可能想要委重任于孔子了。

    陪同孔子外出的是颜刻,他是孔子来卫之仆(注:这里的仆意思是司机),因此仍旧做驾车的工作。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